[翻译团]Adam直播:向Upset的老婆道歉;喷Upset是因为他不闻不问

[新2]12月07日讯 在今日的直播中,Adam对于自己和Upset的“互动”进行了解释,以下为直播内容(大意)

Adam“那些要录屏做视频的人现在可以开始录制了。就像各位都知道的一样,我和Upset之间有一些恩怨,从世界赛开始之前,甚至到世界赛结束之后。我今天会试图给出一个非常明确的声明,我会试图弄清我和Upset之间所有的.....我就会说一些我该说的东西吧。”

Upset的老婆

Adam“首先,非常自然地,我想向Upset的老婆进行道歉。因为实际上她才是那个得到了很多仇恨,甚至死亡威胁的人。这是我完全不能容忍的事情,因为实际上不是她的问题。我没想到在我的长推文之后,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将仇恨转移到她的身上。我不知道,我真的没想到竟然能发生这种事情,人们竟然都这么的卑鄙。我非常不同意这种行为,并且强烈谴责这样的行为。尤其是她什么都没做,而且我甚至还不认识她的情况下,所以我把她放在整个“撕逼”的中心是没有意义的。开篇我就要说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她真的不应当得到这样的对待,她一定是个非常好的人吧。我很确定她不应该被这样对待,不应该受到各种各样的仇恨,尤其还有死亡威胁,每天读到这种东西感觉一定非常差劲。”

Upset的长推文

Adam“我不想对他的长推文进行评论。因为我对...怎么说呢...我对和Upset一对一聊天没有任何的兴趣了。Upset对于整个事情有自己的看法,我对于整个事情有自己的看法。我不会再去争“哦,那个人就是一坨屎”或者“哦,我就是一坨屎”。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我想让这个故事留在过去,然后继续向前看。”

Adam的解释

Adam“我觉得很多人没有理解我究竟因为什么事情而烦心,而我心中的焦虑感又是如何在世界赛的时候堆积起来的。世界赛结束之后,我一直在寻找答案。世界赛结束之后,我真的对Upset感到非常非常生气。我为什么生气呢?他在世界赛开始之前跟我们说他得离开去陪他的女朋友,这是事实;他跟我们说过他当时因为私人原因感觉非常的难受,这也是个事实;队伍中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正在经历一段痛哭的时间,所以所有人都非常的同情Upset。但是关于所有的事情,或者说Upset干的事情,有我非常不喜欢的地方,这是在我心里我一定要说出来的东西他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联系了。这意味着,当我们和Bean一起打世界赛的时候,所有看我们比赛的人都知道至少第一周中,FNC的内部真的是非常非常困难,然而Upset一条鼓励的信息都没有发过,一条“兄弟们尽力去打吧”的信息都没收到过。我们真的一条信息都没收到过。当世界赛结束之后,Upset同样也没有联系我们,没有什么“你们尽力了,打的不错”之类的话语。就这件事,你们知道吧,我到现在还过意不去。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要说出来。也许这个人对我来说已经是过去了,但是Upset当初离开的时候可以跟队伍处理的更好一点,比如说日常对激励你的队友之类的话,或者是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我的队友在世界赛开始的前一天走了,然后再也联系不上他了,我怎样才能不对这种人生气呢?这可能是我此生仅有的晋级世界赛的机会,我怎么会不生气呢?我对于整个事情真的感到焦虑,我觉得这非常的自然,是个人都会这样。因为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有办法打进世界赛了,我希望我唯一的一次世界赛之旅能够让人享受,这样就不会后悔了。而Upset做的事情,我觉得非常不尊重我们。这是我感到焦虑的原因,这也尤其是我把我的欧服游戏id改成Lonely Wife UwU(译者按孤单的妻子UwU)的原因。因为我内心的焦虑还有很多,这个事对我来说还不算完。说出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现在跟大家讲出来这些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帮助,因为我知道我说出来之后我就能放下这件事,然后之后开始打排位。我觉得之后一切就结束了。”

Adam的疑问

Adam“我试图找到关于Upset这件事的答案,我真的在寻找这件事情的答案。令人伤心的是,FNC的管理层并没有告诉我答案,他们实际上说他们不知道。但是很明显他们知道答案,但是这是我不知道的事情,他们明明知道但是告诉我他们不知道。这事就这样吧。但是世界赛结束后Upset也没发来消息,也没有解释他到底为什么离开,尤其之后我得知他准备替换掉整个上半区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背叛。当我发了长推文之后,Upset终于第一次想要跟我进行对话,他试图与我联系并且想要与我交谈。他知道我寻求答案快一个月了,直到我发了那篇长推文他才选择要给我进行解释。当然,当我发出那篇长推文的时候,我就不想再听任何的解释了。所以,确实,他多次想跟我进行沟通,这是事实。但是,他在我最需要答案的时候,并没有给我提供我所需要的答案。这就是为什么我对Upset感到生气,因为他做出的事情.....你们都是到,我是他的队友,我们一起打了三四个月的比赛。虽然我跟Upset并不熟,确实,我们两个人真的一点都不熟。我觉得他的态度以及在世界赛之前和之后的所作所为都是对我,以及队伍的一种不尊重。Upset没有试图告诉我们他的离开背后有着很正当的理由,他就直接离开了,我们之后再也听过关于Upset的事情了,直到我自己发了那条长推文。”

总结

Adam“我觉得差不多了,我说了我想说的。在最后,我想再次进行道歉。如果我有点幼稚,实际上是的;如果我有点不成熟,实际上是的。我在这里不是希望大家原谅我,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仍然是个年轻人,我不想用年龄来说事情(译者按他今年19岁),但是仍然需要成长。这种情况是我这辈子都没遇见过的,我承认我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真的很不妥,这也导致了Upset的妻子受到了很多的怨恨,然而她什么都没做。对于她所经历的一切我感到抱歉,我希望人们能够停止对于Upset妻子的骚扰,因为她不应当被如此对待,也许她是个非常好的人。我觉得,差不多了。我无法接受Upset对待队友的方式,就是这样了。谢谢各位,我花了12分钟来讲这个事情,但是这真的很重要。我希望这件故事现在能结束了,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