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列慢悠悠的绿皮车为啥人人叫好?

  

  新华社乌鲁木齐5月6日电 题:记者手记:这列慢悠悠的绿皮车为啥人人叫好?

  新华社记者邵艺博、关俏俏

  穿越天山山脉,行驶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和田玉龙号”列车像一条绿色“长龙”穿行在戈壁大漠,将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与和田玉的故乡紧密相连,被沿线南疆群众称为“金火车”。

  一列看似与中国铁路发展“背道而驰”的绿皮“小慢车”,咋就成了人人叫好的“金火车”?

  每天上午9点30分,伴随一声汽笛长鸣,“和田玉龙号”列车都会准时从和田站出发,历时约32小时,途经21个车站,到达乌鲁木齐,全程1960公里。与普通火车不同,这是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开行的唯一一趟公益性“慢火车”。

  位于新疆南端的和田地区,受制于恶劣的自然环境,那里的居民出行很不方便。2011年6月,首趟“和田玉龙号”旅客列车正式开行,结束了和田地区不通火车的历史,极大地改变了南疆居民的出行方式。

  “这趟车开车时间点好、票价低,比如从和田到喀什近500公里,硬座只要53块钱,是很多南疆老百姓出行的首选。”“和田玉龙号”列车长坡拉提汗说。

  坡拉提汗负责这列“小慢车”的乘务工作已有9年,他精通汉语、 *** 尔语和哈萨克语,热情周到的他和沿线群众早已打成一片,每周他有一半时间“住”在“和田玉龙号”上。

  “这趟列车一共有66个停靠站点,平均每30分钟停一次。沿线的一些小车站只有一两个乘客,但是这些‘一个人的车站’仍然被保留了下来。”坡拉提汗说。

  “小慢车”上的温暖不止如此。行走在车厢内,一些卧铺上系的艾德莱丝绸带分外显眼。

  这种绸带并不是用来装饰的,而是用来标识需要更多帮助的旅客,根据需求提供差异化服务。坡拉提汗说:“比如对于行动不便的旅客,我们会协助上下车,并且提前联系好车站做好准备工作;对于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就医的老年人会帮助他们预约挂号……”

  无论是就医、访友,抑或是远方求学,这趟“小慢车”的作用都不可替代。它是连接南北疆的“便民车”,也是沿线百姓的“致富车”。

  开在沙漠边缘的“流动巴扎”成为“小慢车”上的一大特色。“巴扎”在 *** 尔语里是集市的意思。

  “核桃木做的勺子5元、小碗25元、花帽30元……”列车刚过喀什地区莎车县,“流动巴扎”便“开张”了。很多沿线农民都登上这趟列车,售卖自己家的农产品、手工艺品。

  为了帮助沿线群众销售南疆特产,“这趟车除了提供日常客运服务,还成了沿线农户销售特色农产品及手工艺品的销售平台。”坡拉提汗说。

  2018年9月,列车沿线的核桃、石榴成熟了。得知农户们的农产品卖不出去,他便萌生了在列车上开办“流动巴扎”的想法,带领乘务员帮助农户售卖。

  从那以后,秋天丰收时节,“核桃哥”“大枣姐”“巴旦木兄弟”们成了这趟车的常客,许多新疆特色的农产品成了公益“小慢车”上的热门产品。

  阿不里米提·亚森经常带着自己做的特色馕搭乘列车从和田到喀什去赶“巴扎”,一趟车卖200多个馕,是他最好的“战绩”。

  “阿不里米提·亚森让我印象很深,之前他上车总带一个零钱包,去年我突然发现他不再拿钱包了,而是换成了一部智能手机,他说这样更方便收款了。”坡拉提汗笑着说,“之前窗外的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现在建起了很多高楼,我在火车上这些年亲眼看到南疆的发展。”

  看到火车上的“巴扎”这么受欢迎,曾见证和田通车历史的乘务员玛依然·赛买提又有了将列车“巴扎”拓展到线上的想法。去年“玉龙号列车扶贫农副产品”小程序上线,线上销售模式既方便了旅客,也方便了农户。

  “和田玉龙号”上的一个厚厚的留言本,记录了旅客们对于这趟“小慢车”最真实的感情。“希望‘小慢车’越来越好”是其中的高频词。正如旅客在留言本上写道:“小慢车在充满希望的戈壁上,承载着梦想,越来越好……”“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坐这列车的美好感受。”

【编辑:黄钰涵】